論茶果嶺公園土地用途的爭議

六十年代的茶果嶺大街,位處海濱。

二〇一二年,規劃署擬將麗港城北面一帶海濱發展成茶果嶺公園。然而,在完全缺乏諮詢之下,政府確定將該處改劃成職訓局新校舍。有見及此,麗港城居民組成關注組,聯絡立法會及區議會議員與政府展開多次談判,可是就筆者眼見所知,其理據暴露了不足,嚴重削弱了爭取支持的感召能力,以下略舉數例,並嘗試扼要談談筆者對茶果嶺公園的想像。

關注組的論述謬誤

  • 關注茶果嶺公園的居民,質疑政府為何不選擇其他地方作為職訓局校舍

首先,興建校舍本身有別於堆填區、骨灰場或大型豪宅,其性質是有助於學子,務求讓一批中學畢業後的青年,獲得繼續升學的機會。設若質疑校舍為何不選址於他方,這種說法必須解釋為何興建在其他地方就沒有問題,興建在我家面前就罪大惡極,否則立論會塑造自私的感覺。

其次,將建校視為厭惡性,也必須說明,否則會得不到普遍言論的同情,也欠缺說服力;

  • 質疑職訓局新校舍容納接近8500人,對區內交通及其他配套造成嚴重影響。

事實上,即使調景嶺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及香港專業教育學院的師生合共也只有7000人,這批師生不會同一時間上課,同一時間下課,設若反對者誇大數字,只會削弱談判的理據。另外,關注組多談人數,鮮談車輛大增而導致的廢氣,施工期間導致附近居民的滋擾等,這些對於居民的影響更為直接。最重要的是,即使香港教育大學的師生人數亦只有約9,200人,不知道擬建茶果嶺VTC的8,500人從何而來?

  • 批評觀塘海濱公園環境普通。

關注組批評該處只是避風塘,也看不見維港風景,景觀平平,而且設施殘舊,為人詬病。實際上,觀塘海濱公園屬於東九龍綠化最佳、活動面積最大、最實用的公園,每逢假日,市民例必造訪,散步、瑜珈、跑步、野餐,甚至拍攝婚照、團體活動,也在該處進行。由於大受歡迎,數年之間,公園設施已見耗損,關注組人士以觀塘海濱公園景觀普通、設施殘舊為理由,其實只見表面,未知箇中底細,暴露了自己對於環境及歷史的認知不足。

回歸原點 擊中要害

政府在沒有諮詢居民之下,改變規劃用途,這已經是漠視居民意見,違反原則的做法。加上鄰近高嶺土興建住宅,道路必定嚴重擠塞,反對的理據已經充足。設若將興建學校視為厭惡設施,並推到其他地區的話,這並不能說服其他地區的市民支持。長久以來,政府的規劃一意孤行,普羅大眾設若不謹慎留意,應有的社區設施將會付諸東流。

茶果嶺公園的想像

茶果嶺公園附近的麗港城,原本是茶果嶺油庫,二戰之前油庫附近原有晒草灣,戰後不少難民居住該處,範圍擴及今日觀塘游泳池,難民以破艇作為棲身之所,戰後填海發展工業區,政府逼迫居民遷走,不惜堵塞河道,死水讓蚊蟲滋生,經過幾番波折後,最終居民獲得上樓。而茶果嶺的歷史更悠久,戰前擁有兩大石礦場,四十年代賭業興旺,更一度有「小澳門」之稱。

另外,該處走私、販毒一度猖獗,實在與九龍寨城有類似的地方。香港警察鞭長莫及,一度任由其自生自滅,謎一樣的地方,造成了大量居民在該處興建寮屋,成為「冇王管」的地方。戰後港府原擬該處曾經被列為九廣鐵路原擬興建支線的地方,並且擬發展成為新市鎮,最後卻無疾而終。即使如此,由茶果嶺居民組成的龍舟隊,卻一度於賽事屢奪佳績,這艘名叫「合義龍」的龍舟,仍然放在茶果嶺寮屋地帶外圍,供人隨時參觀,象徵著茶果嶺的輝煌歷史。不僅如此,茶果嶺還曾經飼養居住於荔園的猛獸,前荔園馴獸師蕭國威憶述猛獸運往樂園時,必須在野外馴養,一些珍禽如企鵝、海狗等,亦在位置海濱的茶果嶺飼養,實在難以想像。

設若茶果嶺公園可以融合地區特色,在開放海濱之餘,讓市民認識地區歷史,在海濱綴以棚屋、寮屋結構,置放木船、龍舟,回憶先民歷史,這不僅為市民提供空間,還可以加強港人地區的認知,建立身分認同,不是一舉兩得的事嗎?

暫不論IVE的學術水平,這種論調有機會為該校學生及居民之間製造矛盾。

 

 

 

 

質疑VTC校舍不在港島興建,明顯便是將痛苦建築在別人身上的論調。

 

評論於2017月9月5日刊於 01博評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