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咸道軍營

尖沙咀漆咸道原稱德輔道,其後港府鑒於港九兩地街道不可相同,容易混淆,故將尖沙咀德輔道改稱漆咸道,為紀念工務司漆咸。而根據街道圖,漆咸道原本由信號山連至加連威老道,經歷百多年之後,現時已延伸至紅磡。漆咸道原屬海濱地段,經過紅磡灣填海之後,現時經已位處內陸,而本篇談及的漆咸道軍營,在九龍半島割讓初期被英國政府圈地權充軍營,守衛香江,其位置在今日香港科學館及歷史博物館一帶,七十年代交還港府。按照駐港軍營慣例,該處只作軍事用途。然而,鮮為人知的是,漆咸道軍營是政治拘禁的重要場所之一。

約六十年代.漆咸道軍營

一九六一年十月一日,一名腳打石膏的男子在羅湖邊境過關,其步履輕盈,引起海關懷疑,於是循例帶房查問。在搜身之後,不僅發覺該名男子身懷巨款,也發覺腳步根本沒傷,只是以為偷運財。可是,在邊境人員砸破石膏之後,居然發現一片微型底片,懷疑別有內情,於是押往警署進行嚴刑逼供,豈料男子抵不住壓力,供出背後正是由中共當局指使來港收集情報,而港方指揮居然是香港警隊未來之星曾昭科!

一九六一年.曾昭科被逮解出境

曾昭科相貌堂堂,濃眉大眼,炯炯有神,是時擔任警隊助理警司,事業如日中天。消息一出,震驚香港政界警界,一個中共指派的臥底,竟然爬升至警校副校長,在政治、家庭及品格審查之下,居然沒有察覺有任何異樣。在當時,華人擔任警隊要職少之又少,而曾昭科精通中英日三種語言,加入警隊之後立即被視為重點栽培對象,獲委派前往蘇格蘭受訓,傳媒亦針對負笈海外而大肆報導,其結婚消息也在港聞佔據重要位置,出席警民關係活動亦有報紙紀錄,其重要性可見一斑。一九五九年,悍匪李卓擄劫九巴總經理,曾昭科佈下天羅地網,帶領未來華探長藍剛等人生擒綁匪,功勳卓著,未料一夜之間,助理警司竟成階下囚。

醜聞揭露之後,曾昭科連同其屬下黨羽被帶往漆咸道軍營進行嚴刑拷問,在查案過程中,當局有沒有使用酷刑,已無從得知,只是報章透露的所謂「疲勞偵訊」,讓人想起大光燈轟照疑犯的迫供情形。唯一可信的是,曾昭科的黨羽聞訊之後,唯恐下場可憐,有畏罪自殺者,可以聯想當局對案件尤為緊張,務求一網打盡,揪出所有共諜。經過一番偵查後,港府決定將曾昭科連同二十多人逮解出境,事件遂告平息。

曾昭科逮解出境後,七十年代擔任廣州暨南大學外語系教授、系主任,兼任多個政治崗位,直至二零一四年才以九十一歲的高齡去世,而曾昭科擔任共諜一事亦號稱香港第一諜案,其傳奇經典有待藝文界別將之改篇,相信亦甚為可觀!

原文載於立場新聞

曾昭科擔任警務人員時留影
曾昭科晚年留影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