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德道一號

無庸置疑,保羅遮打 (Sir Catchick Paul Chater, 1984-1926) 是香港開埠第一代的企業大亨。香港置地、天星小輪、牛奶公司及九龍倉等百年企業,保羅遮打均染指其中,其獨具慧眼、看中時機的優點,奠定了在香港史上的地位,而較少人留意的,就是他白手興家的事蹟。

一八九八年.保羅遮打(左八)與定例局成員合照。時任港督為威廉臣爵士(圖中央)

十九世紀末期,失去雙親、孤苦無依的保羅遮打飄洋過海,在一所銀行擔任出納員,全因處事認真、鉅細無遺,深得客戶沙宣洋行的大班信賴。保羅遮打深信,長期在銀行做一個小小的出納員不能出頭,於是鼓起勇氣,毅然向沙宣洋行大班要求機會,就是因為其工作表現優越,結果受聘為股票經紀,在多輪投資獲利之下,保羅遮打短時期成為鉅富,準備磨拳擦掌,打算在無限可能的香港伺機出擊。

二十世紀初期.雲石堂

不久,保羅遮打看準時機,解決了開埠以來持續不斷的填海爭議。自開埠至一八八〇年代,港英政府多次擬在中環填海,該處屬於四環九約的核心,地價昂貴,設若在該處填海,無論賣地及徵收地稅均可獲利不菲。然而,填海工程正正損害沿海洋行的利益,填海之後,這些商行設立的碼頭將會立即報廢。有見及此,保羅遮打勸說政府容許沿海商行擁有新填地的發展權利,政府繼續徵收地稅,商行保持臨海優勢。計劃一出,平息了政府及洋行的爭議,一八八九年,政府開展中環填海計劃,海岸線亦北移至干諾道中。

雲石堂外貌

當政府落實填海的同年,保羅遮打放手一搏,成立香港置地,購入中環新填海區多幅地皮,其後又購入多座新填海區建築,包括皇后行、帝皇行、太子行及亞歷山大行等,這些建築即使經過拆卸改建,至今還是香港置地的重要物業。在連串投資獲利之下,保羅遮打終於置身香港巨富行列,購入干德道一號地段,興建大宅,名為雲石堂。

保羅遮打事業得意,愛情也如魚得水。她的妻子比她年輕二十八年,即使據報兩人並沒有子女,在保羅遮打離世之前,其遺囑反映保羅遮打對愛妻的照顧,遺囑註明任何人在其妻去世之前,不得變賣雲石堂的任何物件。一旦妻子病故之後,雲石堂及家中物品即歸港英政府所有。日佔期間,炮火波及雲石堂;重光之後,大宅拆卸,成為公務員宿舍。現在憑藉舊照,尚可一睹雲石堂內部的氣派,遙想第一代香港商人的發跡歷史。

原文載於立場新聞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