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管治?(一)前中大校長劉遵義的舊聞今讀

二〇一五年八月三日,前中文大學校長劉遵義撰文批評港大學生衝擊校務委員會會議,筆者不擬討論衝擊會議孰對孰錯,不過這位前中大校長的言論,值得探討。

劉遵義是香港大學校務委員麥嘉軒的丈夫,今日撰文質疑「香港的納稅人的錢,是否應該繼續被用在驕縱這些以自我為中心,對其他人的自由和權利全無尊重和關切的『被寵壞的小混蛋們』身上?」又認為,應該將有關學生「監禁一天」,以儆傚尤。

這位前中大校長,在個人的學術成就上絕對毋庸置疑,若非如是,則不可出任大學校長、講座教授,僅舉以下數點,略作說明:

一九六一年七月,劉遵義於中學會考獲得九優一良,被譽為「天才青年」 。其後, 遠赴美國史丹福大學深造,多份報紙也有報道。


一九六一年.十六歲的劉遵義考獲九優一良

一九六四年,劉遵義完成物理學學士學位,考獲免費碩士學額,轉攻經濟系,其後又以二十歲之齡,應聘史丹福大學經濟系,屬於當時美國最年輕教授之一。

一九八六年,劉氏以史丹福大學教授身份,獲國務院總理趙紫陽邀請於釣魚台國賓館飲宴。

然而,所謂的社會精英,又是否適合於涉足教育呢?

劉氏上任中大校長之時,直指管理大學猶如開設茶餐廳,校長是老闆,有權聘請任何人,學生只是顧客,不喜歡的可以不來。

二〇〇五年,獲委任為全國政協委員。同年被質疑擔任中國密使,勸說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不要前往香港。

二〇〇七年,頒贈「榮譽法學博士」予前特首董建華。

二〇〇九年,著手規劃為人詬病的中大深圳分校。

二〇一〇年六月,劉遵義以「堅守政治中立」為理由,反對於中大校園永久放置民主女神像。

二〇一一年,孫中山之孫女將國父銅像送予中文大學,劉遵義拒絕於任期豎立銅像。

一個視管理大學猶如管理茶餐廳的校長,他能夠辦好教育嗎?他能夠關心學生嗎?一個拒絕承認六四事件、國父地位的校長,他有良好的歷史、公民認識嗎?一個肩任全國政協的學者,他的學術可以體現獨立思考嗎?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