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道香港天體會

無論兩岸三地,香港人的思想屬於保守傳統。然而,早於三十年代,香港居然有一個「天體會」!香港天體會主席連伯氏(Herbert Edward Lanepart,1892-1963),戰前連同志同道合之人,每逢週末必到沙田香粉寮解放形體,享受天人合一的樂趣。即使戰後草創,連伯氏亦堅持舉辦天體活動,而且將大本營遷往大埔道寓所,將戶外營地搬到青衣島,以往較多前輩介紹天體會的輪廓,卻鮮有作者談及連伯氏的軼事及戰後天體會的有趣事蹟,如此奇聞,值得一述。

談到天體會之成立目的,創辦人連伯氏期望通過裸露身體,務求強健身體,消除兩性之間的疑慮。然而,這種論述的說服力有多高,實在見仁見智。每逢周末,天體會成員必於深水埗碼頭集合,然後登上電船,向青衣西北駛去。當時的青衣,仍是未開發的島嶼,故採訪天體會的記者盛讚聚會地點實屬世外桃源,環境優美,水質清澈,絕非今日所能想像。正當天體會成員上岸之後,連伯氏即身先士卒,脫光衣褲,其他人見狀,亦魚貫脫掉。根據連伯氏的描述,不少人呈現難堪扭擰的面相,設法遮遮掩掩,左閃右避,不過荒野別無物件足以蔽體,惟有回歸初衷,與其他人「肉帛相見」。

聚會的過程中,亦有些特別的舉措。例如歡迎自由攝影,但須獲得當事人同意。拍攝者離開之前,必須上繳菲林,由主席連伯氏負責沖印,一式兩張,一張由拍攝者保管留念,而菲林底片及照片則由主席珍藏。可是,這些照片即使擔保不會在香港的雜誌流佈,卻會寄往世界各國的天體會傳閱。最有趣的是,會員在鏡頭前表現尷尬,導致鏡頭一無所獲,連伯氏曾經對傳媒抱怨會員過份保守。其實,當會員知道照片將會風傳世界,又有多少男女會樂意搔首弄姿,任君擺佈呢?為了吸引女性參與,天體會又鼓勵男會員帶同妻女加入,然而,男多女少的比例直至連伯氏去世之時亦沒有任何改變。

談到主席連伯氏的私人生活,亦非常有趣。連伯氏家境富裕,戰後長年獨居在大埔道寓所,為了兼顧天體會務,特意聘請女秘書應付日常工作,可是卻要求裸體辦公。另外,由於獨居實太苦悶,又歡迎會員暫居寓所,故此偶爾有數名男女在家中裸行,鄰居已經見怪不怪了。

不過,最令人忍俊不禁的,卻是連伯氏的感情生活。連伯氏年屆六十五歲,才與華籍三十多歲的女子成婚,而且該名女士是再婚,早已有兩名女兒。可是,兩人的婚姻生活並不和諧,老夫少妻的組合,生活上產生諸多磨擦。王姓妻子多次拳擊連伯氏,導致夫妻對簿公堂,可是根據協議細節,連伯氏要求妻子不准惡意批評天體會,反映兩人關係的破裂與天體會務有密切關係。不過,又有多少個妻子容讓丈夫每周「大飽眼福」,去看其他妙齡女郎的身體呢?

連伯氏與妻子三度對簿公堂,最終言歸於好,時值一九六三年。然而,二十日後,連伯氏在一次宴會中跌倒梯間,送院途中斃命,終年七十歲。自始,香港天體會亦一度消聲匿跡,直至近年又出現有志之士另創新會,卻是另一故事了。

 

原文亦載於立場新聞

0 thoughts on “大埔道香港天體會

  • 2018-02-07 at 5:37 下午
    Permalink

    Your comment is awaiting moderation.

    Darüber hinaus wenn ha sido im Runde die Möglichkeit gibt etliche Juwelen unentgeltlich zu
    haben, sind sie natürlich begrenzt.

    Reply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