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街一號  

十九世紀末.大坑蓮花宮

銅鑼灣大坑區的蓮花街,是標誌著蓮花宮及其後山的街道。蓮花街位處旺中帶靜的地段,附近夾雜古蹟、唐樓及豪宅,名副其實的宜居之所。無論潮州打冷、日式拉麵、地道大排檔及各式小店等,色色俱備,在人煙稠密的城市之中,實在難得。然而,大概約五十年代的時候,蓮花街及其後山是污煙瘴氣,黃賭並集,山火頻生之所,甚至被政府視為罪惡溫床,如此聽來,你會相信嗎?

石頭上的木屋蝸居

同治二年,公元一八六三年。蓮花宮落成,相傳觀音盤坐於蓮花上修行,故此得名。蓮花宮面向沼澤及農地,為了避免流水淹浸廟宇,故廟宇一部份建於巨石之上,一部份由平台支撐,而廟宇外掛「開窗臨海面」及「近聽水聲清」的聯句,反映蓮花宮外的確是一片低窪地區。居民每逢出海,多前往廟宇祈求神靈庇佑,可是卻事與願違,蓮花宮山成為港島災害頻繁的地區之一。

蓮花宮後山,又稱蓮花宮山,戰後數以百萬難民南渡香江,自行於山頭搭建木屋,由山腳蔓延至頂部,居住環境極為惡劣。蓮花宮山的地質並不適合興建木屋,根據一名宿主後人的分享,選址石頭興建木屋,相對於鬆軟的泥土,石頭可以權宜作為屋宇的樁腳。將木板平放於大石之上,便可充當睡床,遇上大火之時,更有斷絕火路之效。可是,每逢祝融光顧的時候,數以千計的居民仍然紛紛由蓮花宮山跑往大坑,眼白白看著家園被毀,令人不忍卒睹。

約五十年代.蓮花宮山木屋群

鞭長莫及的徙置政策

蓮花宮山的寮屋問題,港府完全無力應付。五十年代初期,政府倚賴商人興建臨時房屋,安頓數十萬的南移難民,期望藉此省下開支,將公帑集中花費在基建方面。然而,當時名流商紳斥資興建的平民房屋,部份藉詞以廉價租予難民居住,實質取價高昂,故此大量難民仍然選擇於荒山購買或租住木屋,為求節省開支。由於蓮花宮山的木屋互相緊靠,稱一不慎,例如打翻火水爐、小孩點燃炮仗等,便會燒毀大半木屋。

自一九五三年聖誕石硤尾大火後,當局於翌年成立徙置事務處,曾經研究於蓮花宮山闢建徙置區,但該處土質鬆軼,地勢險峻,計劃不了了之。當時,徙置區需要闢建「防火巷」,即要求木屋群之間留有空間,避免火燒連環,然而計劃又未能於蓮花宮山貫徹執行,遇有火災,肇事者慘被成為出氣袋,被痛毆一頓,教人無奈嘆息。

除了火災之外,每逢大雨,導致泥土翻鬆,巨石便會從高處滾下,壓死或壓傷平民。不僅如此,由於該處缺乏規劃,品流複雜,成為罪惡溫床,根據報道,該處曾經破獲鴉片煙廠、色情場所等,由於政府鞭長莫及,蓮花宮山一度被稱為罪惡淵藪,市政議員甚至提出必須整肅山頭,杜絕後患。

一九五二年.報章載蓮花宮山有墳墓,證明居民與墳墓為鄰

昔日寮屋今日豪宅

蓮花宮山的木屋居民,每逢一兩年便遇上一次火災,期間仍獲政府准許原址重建房屋。經過十數年的發展,即使欠缺政府的協助及規劃,該處仍然自行發展出商戶,售賣各式各樣的生活用品,更甚者有居民飼養豬隻,成為一個粗具規模的山頭。直至一九五八年,政府倡議將蓮花宮山及天后廟山一帶,改闢為高尚住宅區,居民逐漸遷往秀茂坪徙置區,當局亦大力整肅區內的治安。經歷數十年後,蓮花宮山成為一處靜謐之所,亦難以想像昔日該處的惡劣環境了。

約六十年代.大坑。右方為木屋區

原文於立場新聞轉載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